窗外下着雪,泡一杯咖啡,握到它凉了,才知道又想起了你。我的期待你如何才能明白!

也许,有的人,是有的人的劫数;而有的人,就是有的人的拯救吧。

我觉得自己被肢解了,五马分尸一般。头,双臂,双腿各奔东西,这还是我吗?我散开了,失了形状。

伤感说说,也许,有的人,是有的人的劫数;而有的人,就是有的人的拯救吧。

相信了你的我,我微微的皱眉,你就知道我为什么难过。明知你心里没有我,也永远做不到你想要得那个,却不由自主让你看到最真实的我,掩藏住受伤的我。

头脑可以接受劝告,但是心却不能,而爱,因为没学地理,所以不识边界 。

如此情深却难以启齿。原来你若真爱一个人,内心酸涩,反而会说不出话来,甜言蜜语,多数说给不相干的人听。

聪明但不自以为是,有趣但不哗众取宠,黑暗但不深不见底。

伤感说说,也许,有的人,是有的人的劫数;而有的人,就是有的人的拯救吧。

痛过,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;哭过,才知道心痛是什么感觉;傻过,才知道适时的坚持与放弃;爱过,才知道自己其实很脆弱。其实,生活并不需要这么些无谓的执著,没有什么就真的不能割舍。

有时候不是不懂,只是不想懂。有时候不是不知道,只是不想说出来。有时候不是不明白,而是无能为力,于是就保持了沉默。有些话,适合藏在心里。有些痛苦适合无声无息的忘记。很多事,自己知道就好。很多改变,无需说出来的,自己明白就好。

有些伤口,时间久了就会慢慢长好;有些委屈,受过了想通了也就释然了;有些伤痛,忍过了疼久了也成习惯了。然而却在很多孤独的瞬间,又重新涌上心头。其实,有些藏在心底的话,并不是故意要去隐瞒,只是,并不是所有的疼痛,都可以呐喊。

曾经是无话不说,最后,却无话可说,一个人排练着我们久别重逢的场景,一个人将这场独角戏演的热泪盈眶。

伤感说说,也许,有的人,是有的人的劫数;而有的人,就是有的人的拯救吧。

因为有你,我认真过,我改变过,我努力过,我悲伤过…我傻,为你傻;我痛,为你痛;深夜里,你是我一种惯性的回忆…我不想再为过去而挣扎,我不想再为过去而努力,我不想再为思念而牵挂,可这些都只是不想,我,做不到……

心累了,就用沉默代替一切。我,不会问,不会提,难过了,心痛了就一个人不停的走,用沉默代替一切。我,不会哭,不会笑,累了我就会消失一下。我知道,每条路都好难走。我知道,我的那条路就注定了要坎坷。我知道,我不可以去强求任何人。

那些刻在椅背后的爱情,会不会像水泥上的花朵,开出地老天荒的,没有风的森林。

我们微笑着说,我们,停留在,时光的,原处,其实,早已被洪流,无声地,卷走。

伤感说说,也许,有的人,是有的人的劫数;而有的人,就是有的人的拯救吧。

人真是奇怪。可以因为一句话沮丧半天,也能因为一句话瞬间觉得世界都美好。

不要因为一点瑕疵而放弃一段爱情,毕竟在爱情里,需要的是真情,而不是完美。

从小到大每天晚上的状态:盖上被子热,不盖被子冷,露出一部分总感觉会有什么东西过来咬我。

我学会了戴着面具微笑,即使我并不开心。谢谢你、是你的不在乎,让我学会了放弃。

痛过,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;哭过,才知道心痛是什么感觉。

伤感说说,也许,有的人,是有的人的劫数;而有的人,就是有的人的拯救吧。

每个人都是一个国王,在自己的世界里纵横跋扈,你不要听我的,但你也不要让我听你的。

那些事情我不想在想,也不想回忆,因为那触动了我的伤口。

我触摸不到你的温柔,却换来你的是痛心的眼眸。

下着雨,我站在树林里,分不清脸上是泪还是雨,就这样静静地倾听我们的回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