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着哽咽在喉的悲怆,举一杯风尘酿的酒,敬你。

可后来也到底是无疾而终像夜风躲进竹篮的怀抱注定一场空。

你明知道世界上没有鬼为什么要怕,你明知道他不会回头为什么要等。

都说时光不老,我们不散。但,时光未老,我们却早就散了。

你自以为是的牵挂,在别人眼里只是个笑话。

梦中梦见你时疼的厉害却舍不得睁开眼。

借着哽咽在喉的悲怆,举一杯风尘酿的酒,敬你。

我奋不顾身爱的人最后都成了别人的爱人。

原先笑靥如花,后来满是伤疤。

白了满头青丝,染了一身顽疾,终未遇见你归期。

人人都忙于自己的欢喜与悲伤,哪有空顾你的孤独。

失眠的人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。

借着哽咽在喉的悲怆,举一杯风尘酿的酒,敬你。

有些人的好就像埋在地下的酒,总是要经过很久,离开之后,才能被人知道。剩下饮酒的人只能寂寞独饮至天明。最遥远的距离是人还在,情还在,回去的路已不在。

怕人询问,咽泪装欢。

给我个暂停键吧我真的累了。

借着哽咽在喉的悲怆,举一杯风尘酿的酒,敬你。

借着哽咽在喉的悲怆,举一杯风尘酿的酒,敬你。

我把青春耗在暗恋里,却不能和你在一起。

你没有错,是我飞蛾扑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