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人有别人的路,自己有自己的人生。当别人突然有一天变得成熟,变得稳重,我们会不会立刻也让自己进入状态。我们的浮躁让我们无法认清现实,我们的挥霍更我们无所谓,我们的肆意妄为让我们再也看不清多年前的自己。我们正青春,而我们终要面对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。

我轻轻抚去尘埃,似一场烟火消散。打开尘封的笔记本,那些属于青涩的回忆就这般地卷席而来,那些过往时光里肆无忌惮做过的事,如今让人掩面。那些年的泠泠细雨,零零私语,玲玲唏语。秋叶泛黄,最后明白:情到深处,终会万劫不复。

系统告诉你,没有访问权限。再没有资格去触碰。

花无百日开,终有一朝枯,花开又花谢,总有一夕别。当岁月的年轮华丽转身,当生命的荏苒擦肩而过,那风花雪月的尽头,一些人,一些事,也将被青春雨打风吹而烟消湮灭。

明明说着看开了,放下了,每次却总是不自觉的想起那个给与温暖的人。每每又总是在微笑沉醉时看到了现实,想到了伤痛,然后,冷的感觉再也暖和不起来了。如此反复,心,终于累了,现实就是这样。我曾经醉过,却又最终醒来,我正在行走,却找不到方向。

一个人,回转,静坐红尘,再不疯癫,再不妄言,只轻轻触摸着一种来自于心灵的孤单,因为深知,那无法驱赶的寂寞里面,一定藏着我不能言说的念想,一如现实的骨感。一如,从来情深,奈何缘浅。

漫长的时光最终漂白了我的青春的荒唐印迹,我最终在暮与黑的边缘看到了光,并在碎了一地的记忆中拼凑出了自己。而你已经从我能接触的范围里消失了,只是在天空的蔚蓝里留下一抹难以体会的笔意,只是在黑影间吹拂的风里,留下一个看不见的形象。

系统告诉你,没有访问权限。再没有资格去触碰。

青春岁月,我自以为人生诚如那熏染了桂花香气的花朵,馥郁其华,迷魂而妖娆着,占据了每一个亲近它的心灵。但我们明知,隆冬过后,桂花花谢,生命只是一场缘浅情深的迷局,但红尘中的你我依旧甘愿沦陷,不可自拔。

有一种阴差阳错叫误会,有一种赌气只是证明自己的蠢,有一种悔恨是终身无法弥合的痛,所有的言语已显苍白,我已无力叹息!碎了一地的记忆,伤了一世的忧伤!任由骇浪拍打那撕裂的心,在那锋利的礁石上搓揉,献血染红不了大海,却腥了一片海水……

这世上最伤人一句话是:我们回不去了,最可怕的一句话是:习惯了。走了太久,孤独了太久,习惯了一个人上路,习惯了把最炙热的情感所在无人可以窥视的角落,习惯了自己的伤口自己舔,习惯了自己的心酸自己尝,习惯了黑夜的冷清……习惯了,所以好像觉得理所当然,习惯了,所以心安理得。所以,你不懂我,我不怪你,我们只是输给了习惯。

系统告诉你,没有访问权限。再没有资格去触碰。

曾听说,即使是离开,还有那属于自己的回忆。有时候,回忆、却是刺痛自己最好的武器。或许自己就是一个世界,自己给自己一个画地为牢的界限,然后自己就在里面出不来。

品过清欢,踏过浮华。这世界找不到那么多的生死相依,也没有那么多的理所应当,一场悲凉黯然神伤的永远只有自己。以前觉得,一切都该当珍惜,总是觉得,缘分都来之不易,任何错过和错误都不值得原谅。即是如此,一路行来,还是与许多缘分擦肩,所拥有的,还是在一点一点失去。

我是船,静静地漂浮在时间的河上。人海茫茫,也曾为了一段萍水相逢,迷失过最初的方向。隔岸灯火已阑珊,而我打捞着一轮水中的月亮,止不住内心无尽的荒凉。在时间的河上,已然忘记那些落花无言的过往。当年的承诺,是我对青春撒下的谎。走过千回百转的岁月,不要问我,是否饮尽了尘世的风霜。

系统告诉你,没有访问权限。再没有资格去触碰。

人生在世,情深缘浅,短暂的相遇,匆匆的别离,盼来望去的相见,聚散离合的惆怅,分分合合的纠缠,断断续续的情思,期期艾艾的呢喃,心心念念的牵绊,即使是天各一方,即使是迟暮终年,也会追忆初见的美好,也会缅怀最初的梦想,也会回味昔日的快乐。因为,初见是美好的。

你一定也遇到过这样的时候。系统告诉你,没有访问权限。再没有资格去触碰。一起走过的路,一起唱过的歌,用力的爱直到哭出来。就这样,说不要就不要了。以为能战胜一切的感情终于败下阵来,以为能牵一辈子的手终于剩下自己的左手牵着右手。

我们走在寂静的路灯下,身影或长或短,一片片树叶缓缓落下,轻轻轻吻着大地,有些痛!锦瑟年华,一曲离殇拨断了线,惜流年,可曾相约天涯路踏遍春夏秋冬?我牵着你的手,漫步在笔直又漫长的林荫道下,月色暗淡,枯藤昏鸦,恍若走过几世迷离,穿越几世的沧伤。

岁月打磨的不是梦想,不是信念,更不是梦中的泪痕。打磨的是游子登高远眺无法穿透千山万水的眼睛。如何容纳异乡的风景?行走在他乡,漂泊的景致,在清风追逐的泪痕里,挤压着异乡客的灵魂。那连绵的沙漠,那朵朵的云彩,传递的都是故乡清脆的乡音。

系统告诉你,没有访问权限。再没有资格去触碰。

倚一扇小窗,看几件寻常旧物,闲置于庭院。案几上,清风翻起了书页,已辨认不出是哪个朝代的墨迹。时光就这样过去了,过去了。如今才明白,外界的风云只是一时,那些简洁而灵透的事物,流经岁月变更,始终沉静,不受侵扰。

伸出手能触摸到阳光的温度,却抓不住流失的岁月;一回眸能相遇到深情的微笑,却留不住擦肩的缘分;研边墨能感觉到文字的悲伤,却守不住相思的煎熬;池塘花能倾听到光阴的留白,却闻不到自身的幽香;流浪情能敷衍了一时的激情,却得不到一生的挚爱;简单人能享受到清浅的岁月,却拥有了难忘的回忆。

相见匆匆,聚散依依。每次别离,都会是思念的升华。思念蔓延的时候,只能轻舔我的泪痕。遇见不一定要拥有,想念不一定要圆满,上演不一定要结局,想更想,念更念,忧更忧,剪不断,理还乱……

若爱,请深爱;如弃,请彻底;不要暧昧,伤人伤己。人生最遗憾的,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,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。我以为小鸟飞不过沧海,是因为小鸟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,十年以后我才发现,不是小鸟飞不过去,而是沧海的那一头,早已没有了等待。

系统告诉你,没有访问权限。再没有资格去触碰。

人生面对诸多的无奈,谁又能说得明白,喜欢反复听一首歌,也许歌声穿透了心底的脆弱,抚摸了相同的感触;岁月的风沙淹没了过往的足迹,却厚重了抹不去的情怀,生命在点点滴滴中融入,却涟漪成海。浅薄的红尘中,总有一桩心事不用刻意去想起,却在风尘中不经意的驻足,回眸。

爱,由不得贪婪。有时候,就是想安安静静,因为真的累了。好像越来越没有什么事,可以伤心到立刻落泪,再也找不出,释放伤感的出口。如果有时间有机会自由的哭,总是好的;如果可以狠狠流出眼泪,就说明心没有干涸;如果可以感觉到痛,那是因为灵魂还没有苍老麻木。

寂寞是什么?寂寞是听见某个熟悉名字,不小心想起某些故事;孤独又是什么?孤独是路过我身边的影子,笑着对我说似曾相识。一个人,从两个人分离出来的一个人,总会饱尝孤独和寂寞,有些故事,就像习惯,一旦成了惯性,再刹车,也会不由自主的往前倾。

系统告诉你,没有访问权限。再没有资格去触碰。

也许尘世间总有太多的错落,也许生命中总有着太多的错过,错落与错过,仿佛孤单和寂寞,逃不掉也躲不开,有些人擦肩与相识,结果还是离开作为结果,有些情感,再怎么刻骨铭心,也是不能相守。或许经历过了。心里便多了一份倾心如玉的渴望,总会把一份情感深藏,在流年中蜿蜒成一段不为人知的心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