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夜无语时,风摇烛影红。独揽一窗西厢的月色明媚,望断梧桐深院,依然逃不过的是寂寞锁清秋。凉风如水淌过,泛起涟漪点点,摇曳心思浅浅,我素手轻拈,安然倾听一朵落花的呢喃轻叹。前尘往事俱如烟,梦里飞花何处去?缘分如蝉翼轻薄似水,怎经得起命运无情的安排?

一种认真,一念执着,一世倾情,一生疼痛。伤着流年逝水落花无情,怕着疼着失去那部分生命。如此情深,为何缘浅?红尘流水一场梦,偏偏疼醒梦中人。满腹清愁难自遣,正是销魂肠欲断。若,彼岸相望,请,天涯相安。

伤感说说,我和你,陌生和距离,烦恼与笑意,都是那么脆不可抵,寂寞会回味,回味眼泪的决堤

时光荏苒,流年几度,转眼光阴细碎的脚步已然掠进了秋的门槛。突然这样害怕秋,害怕秋的日益萧瑟,害怕秋的繁华散尽,害怕秋的花落成殇。来时花满路,去时已荒芜。天涯苍茫,无语凝愁,解不开红尘的结,苍白了凄迷的眷恋,徒留得满腹惆怅。

时光无言,却年年有痕。我们总是习惯带着记忆,走现在的路,然后在不经意的某个瞬间,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,突然泪流满面。或许,有些缘分真的像极了那一场落花,是我们无法挽留的忧伤。

若说,是时光拉开了彼此的距离,冲淡了爱情的痕迹,为何想起时,依然会那么的刻骨铭心,是否当初被痛的太过于彻底,而让哭泣的灵魂,镌刻上永恒的印记,倔强的游荡在时光的夹层里不愿散去。

爱或不爱取决于值得与否,而我的爱如一朵脱离了枝茎的花,飘荡于风中。曾经的梦已经消逝了、破碎了、毁灭了。过去的虽然过去了,但只要它真实的存在。如果爱可以从来,我宁愿还是我,可你已不再是你,也许你我只能做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你不懂我为什么非把自己陷入单循环的处境,明明可以选择另外的感动,偏偏执着着飘渺的光亮,过多解释显得内心暗淡苍白,说不出哪里好,就是谁也替代不了。守株待兔等的不是谁,而是心。不要为了讨好别人改变自己,当然,也不要为了某些因素,固执不通,最终辛苦的是自己。

伤感说说,我和你,陌生和距离,烦恼与笑意,都是那么脆不可抵,寂寞会回味,回味眼泪的决堤

秋的天无时无刻不在变换,却又时时刻刻都是寂寞,偶尔的归雁飞过,不留痕迹的撩开那一层云雾的迷惘,寻找着巢穴。俯首却又是满地碎叶,深沉的黄与片星的绿交织,斑驳了一季,不知何以寥表我的落寞。

秋的意味深长,让我彷徨徘徊在河畔,长裙已经被沾湿,指尖微凉的水滴滴滑落,手中的落叶,在不经意间已洒落了满河,微微漾开,随风逝远。此刻微微的失落溢满心尖。

烟雨红尘,世潮汐攘,谁敢说谁会与谁一世陪伴,漂浮的人生,往往一念成暖。闭上心的窗,脑海里久久回荡,那年时光,秋水伊人临案对望;此去经年,枫红依然,却是落英缤纷处相思骤起,让人无所适从。

伤感说说,我和你,陌生和距离,烦恼与笑意,都是那么脆不可抵,寂寞会回味,回味眼泪的决堤

思绪离乱斑驳,像落叶,萧瑟、纷扬。冰冷的雨滴诉说着人间悲欢离合,世事沧桑。空留一场相思梦,独舞一曲离别情。花开花落就在这冰冷的秋雨中凋零成永恒的记忆。一场秋雨一季凉,浓浓的雨雾锁住秋的眷恋,秋殇离别日无言独上西楼,梦锁清秋。

人的一生,犹如梦境,难以捉摸,无法料断。要想快乐,那么活在当下就够了,尽心做好一切,就是完美了。总有一天,我们会和所拥有的一切诀别。无论在美好的经过,最终了,也不过是一份记忆罢了。

生活如百味瓶,酸甜苦辣咸。人生一场又一场的相遇离散看似岁月却不过匆匆一瞬。走在人间,相遇,错过,嬉笑,怒骂,于是这就是人的一生,整个世界。我们不过沧海一粟,是自己人生的主角,他人生命的过客。阴差阳错。

无可寻觅,唯余冷月,静葬花魂,直教人心碎肠断!剪烛西窗,长发飘飘,把一世幽古的怀情倾于素笺上,转身的背影,写尽这一世所有凄凉。转身行走在花瓣的陨落上,吟落无痕的缘分,苍凉了陌上如烟的岁月……

伤感说说,我和你,陌生和距离,烦恼与笑意,都是那么脆不可抵,寂寞会回味,回味眼泪的决堤

往事如风,若花若尘,皆是幻影,空落一江秋水。花非花,梦非梦,一帘风絮随风动。一世的繁华过后,叶落,花自飘零,洒满天涯……泪落一滴,心弦便扯断一根,弦尽断,曲终人散,从此两不相欠,只余下尘世青涩的回忆,痛彻心扉的悼念。

往事如风,若花若尘,皆是幻影,空落一江秋水。花非花,梦非梦,一帘风絮随风动。一世的繁华过后,叶落,花自飘零,洒满天涯……泪落一滴,心弦便扯断一根,弦尽断,曲终人散,从此两不相欠,只余下尘世青涩的回忆,痛彻心扉的悼念。

人鱼在海底低吟最失落的曲调,用歌声换取双腿来到陆地上却无人知晓。在黎明前看见心爱的人牵手公主,发不出声音可撕心裂肺却在胸腔中回荡,撞击着五脏六腑,硬生生扯出带血的疼痛。

那是夏日最后一抹淡淡的忧伤,是凤凰花最后一笔染红山野的惆怅,是诗人吟唱最后一曲的绝望。当栀子花卷起她薄薄的花瓣时,我便知道,夏天到了。她随风落入尘土,被无尽的感伤掩埋。知了身披黑色礼服,在树上为她唱了一整个夏天的挽歌。

掩一眸泪,允以明媚。裁着如水的时光,唤起我们的约定,在夕落的烟朦里,没有了那个说好要永远牵着我的人。总有些承诺太过牵强,引动了一生,却没人能坚持在最后。当初的执尔之手,如今却与拐终老。

伤感说说,我和你,陌生和距离,烦恼与笑意,都是那么脆不可抵,寂寞会回味,回味眼泪的决堤

每个人,都有一首悲伤的歌,唱出自己的辛酸和落寞;每段辛酸和落寞,都会有一首歌,与你走过的路不谋而合。有时候,听一首歌就像在走人生的一段路,旋律是忧、是乐,节奏是明、是暗,都由我们自己来解说。走过的路,听过的歌,一路走来,都是经年红尘里的错。

我和你,陌生和距离,烦恼与笑意,都是那么脆不可抵,寂寞会回味,回味眼泪的决堤;我和你,天涯与咫尺,相识与初见,都是那么触不可及,思念再发酵,酵成苦涩的情绪;我和你,情和意,怀念与珍惜,把情绪放空,让珍重去堵上眼泪地决堤。

黑漆漆的夜晚,一个人独坐在电脑面前,外面的雨还淅淅沥沥地下着,我的心在雨声和歌声的不断敲打下,变得越来越沉重。恍惚间,似乎听到了你呼唤我的声音,这声音仿佛把握带入了一个期待已久的陌生而温馨的世界。

伤感说说,我和你,陌生和距离,烦恼与笑意,都是那么脆不可抵,寂寞会回味,回味眼泪的决堤

生命中总有错过的遗憾。每次回忆过往,总会深深自责,沉沦在遗憾的错失中,痛苦折磨着期待,幻想着能有下一次的重来,生命中错过了那个可能与你一生相守的人,那将是一辈子的遗憾。晚上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安静下来,脑海里不自觉的想起想一些人或者一些事,接着眼泪不自觉的流出来。

空气里随处可触的颗粒,是你急促不告而别,用力与引力争斗遗留下的残物。是你挥洒下魂牵的思念。呼吸着没有你的气息,是浑身多情细胞的激扬。我与灰尘作伴,环绕四周,到处是你遗留灰色的苍凉,我无力伸张,只能收缩在你给我画定的囚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