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的时候,也会想着,或许有一天,我走在某一个街道,转角可以遇见你,遇见那个熟悉的身影,那个最爱的你,我会故作冷静的和你微笑问好,然后如果你也恰好还爱着我,我想你的怀抱是我最想接近的温暖,伸手去触碰你的脸,尽管那是一个凄美的画面,或许如梦般短暂,我也要那一刻的幸福,可是我知道,这是一个幻想,此刻只能伴着内心深处的痛楚,独自泪流。

时光在游走,生命的旅途中,总有一段深刻的记忆,凄美而忧伤,眼眸里闪烁着忧愁,心里泛着沉着的苦涩,一个人的天空,是那么寂静,轻拾起一片落花,嗅于鼻尖,一种莫名的忧伤环绕在身边,落花的余香也将逐渐散去,如此之伤,留下一地的悲凉,于一声轻叹中,再次跌落在回忆的湖畔,没有走在一起的爱情,注定是伤痕。

心疼的句子,春夏秋冬,往复循环,像年轮,一个季节一个季节地跨过了我们

对着落音心弦的悲伤,那一场印记,曾经深入心腑,如今转角处,孤单的身影诉说着寂寞的故事,以及浅浅落寞的心情。那缕轻风悄悄经过发丝,无语言殇,空自怜。翰墨数千,写不完忧伤,纤指拨尽韵韵六弦,弹不尽那曲哀婉的歌,月下凝眸,寒霜泪染,情逝流水东自去,西楼月下,悲痛凭谁诉?

春夏秋冬,往复循环,像年轮,一个季节一个季节地跨过了我们;又是晚秋一味凉,秋雨微澜,下的诚恳,像山泉,晕开一杯杯甘醇。一朵流浪的风,爱上漫天飞花,去翻越,去徜徉。远方,寻梦天涯困住了旅人,日子薄凉了人的心性。

风停了,雨住了,窗外夜色成水,低眉的柔软,却无法驱赶暗夜给予的惆怅,流年喘喘,一步一挪的沧桑走不出落花的无奈。只是,月影星疏里,那一声叹息,缄默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艰难。那一指流砂的淡然,又能打捞出多少擦肩而过的永恒?

季节的风,一缕一缕,染了视线里的青,那一簇一簇的黄,一点一点的红,慢慢晕染开来,将我的生活也添上了些许惆怅的色。有时极不耐烦,有时又美到极致。在词章里,我已身处红尘烟岚,而在现实中,我已离红尘渐远。所以,心是孤寂的。

心疼的句子,春夏秋冬,往复循环,像年轮,一个季节一个季节地跨过了我们

花开为谁思,雨落为谁伤?窗外雨丝不断,我的眼里满是失落和悲伤,此刻,我只能一个人体会那份无人可懂的夜雨情怀,一个人的夜,只听到雨滴回落的声响,你知道吗,自你离开后,我的世界就如静止一般,唯有思念,在雨声中一次次滑落。

你不见的岁月里,我的梦就真的碎了,当你走远,所有的日子都变的那么难熬,我的世界却不再平静,记忆太过深刻,我已经不是最初的那个我,岁月里那些执着的守候,留下的只是脸颊上那些清清浅浅的泪痕,我的感伤无人可诉,那些情感缓缓流淌在心间,幸福那么近,却又那么远,我逃不出爱你的世界,走不出你给的曾经

岁月无声,我们之间的爱情,我们之间的情深缘浅,是一种伤,也是一种苦,而今生我只能在回忆的旋涡中游走,想你,是一种甜蜜的忧伤,也是一种痛苦的等待,念你,是一种幸福的幻想和一种无奈的心殇,拖着疲惫不堪的灵魂,躲在幽暗的角落,独自疗伤。

心疼的句子,春夏秋冬,往复循环,像年轮,一个季节一个季节地跨过了我们

夜已深,静听风雨,电闪雷鸣,落花无数,是天空在哭泣,还是落花在叹息?墨笔下,倾诉着谁的荒凉,谁的凌乱?记忆中的美还是变了模样,八月的烟雨,洒落的是谁的点点忧伤,是一场无奈的告别,还是一种凄凉的纪念?墨染指尖忧,落花满地伤,一场孤雨,化作一缕惆怅,随风徜徉。

烟雨楼,离情瘦。回头却已不再见那深情的眸光,梦回依依,无处寻梦,心禁闭在城池中央,残留的梦,跋涉在泥泞的感伤里,目光繁殖了痛,伤如刺在心里……时光的长廊已无我的旧影,红笺小字,难写长情,一抹殇绪寄予何处?

坐在岁月的一偶,望着昨夜的星辰,风摇曳着冷冷的空寂,噫摇着寂寞的心事,双眉跌坐,闻熟悉的笛声,悠悠的音符泊在心里,却撩开一缕心事……曾经的足音,荡漾清浅流年,一滴泪,一袭风,一缕眷恋,错迭烟水的记忆,眉间清愁,惆怅了谁伤痛的心?

想,爱字已经铭心;想,怨字已经散去。想必它是我要路过的光阴!此生已离青春甚远,那些被搁浅,被闲置、被冷落、被破碎、被荒芜的岁月,忽然之间仿若被剖去的橘子,只有无数泛汁泛水的往昔,瞬间呈现而来,我闻到了日子的酸涩与微甜。

心疼的句子,春夏秋冬,往复循环,像年轮,一个季节一个季节地跨过了我们

你又走了,时间是多么短暂,我想,要是时间可以停留,岁月可以更改,你可以不走,我们一直走在幸福的路上,不必担心分离,静守着属于我们的幸福,没有他人的打扰,只有我们,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。

爱是一把锋利的剑,用情太深,刺痛了心房,你曾说,亲爱不要哭,不要难过,我想你说这句话时候,你的心该有多疼,如此相爱,却注定不能同行,晚遇情深,奈何缘浅!

生命里,总有那么一个人,那么远,又那么近,不在眼前,却一直在心里。虽然分离着,却又融合着;总有一种幸福,如此近,又如此远。仿佛触手可及,却又明明相隔距离,相遇,就如一朵带泪的烟花,如此绚丽,却注定与哀伤相拥。

寂寥旅途,花枝残影,飘逸的身影逐渐淹灭在光阴里,渐行渐模糊、将今生情寄于笔墨,挥洒相思处,写曾经的心思,叹如今的伤,菁华一曲彼岸流年,拿什么来祭奠曾经的牵绊。许多时候,萦绕在心间一份思念,变成笔尖散落的叹息,轻抚了满身沧桑。

古城的岁月,落寞的文字,如同我冷静的心,淡淡的起伏,静静的跳动。身处开封,常以古韵风景为题,划落的思念为章,空付一世风华,为四季轮回赋一首重复的赞歌,还有,零碎不全没谱完的遗憾与失落。

心疼的句子,春夏秋冬,往复循环,像年轮,一个季节一个季节地跨过了我们

染尘了俗世,洪荒了意念,静听岁月中的冷寒萧飒,一曲离殇,奏响谁的心声,曲终人散的无奈,混沌了流年。铅华如曲,低沉的旋律,让人不忍去触摸,不敢念及,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。

天涯飘泊,一瓢散落情愫斑驳。萧萧马鸣,摇曳烛火孤影难眠。你叹树影婆娑,不解寂寞,一纸难书,对饮亭阁。不见轩窗之外,流萤飞雪,如泣如歌,芊芊笑意,与子成说。秋雨潇潇,血染梧桐惆怅客。

雨停了,风也只说是路过,我从暗夜里独自醒来,不禁打了个寒颤。手边,是一瓣粉色的花,一页素净的纸,几行小字,写道,你不属于黎明,于是,在还来得及的时候上路了。你说,让我朝着阳光回去,那会是温暖方向,要是迷路了,记得是夜听荷,它也会带你走在归去的路上。

一曲终了,何问归期,我的心在顷刻间苍老,时光缄默,冷却清秋,老去韶华,谁能听懂这一曲如诉的笙歌,这一季的苍凉让秋的多情衬托的愈发凄美,蔓延到心的荒野,原来那一瞬的温柔会让人痛到极致。

心疼的句子,春夏秋冬,往复循环,像年轮,一个季节一个季节地跨过了我们

街道的树荫下,落叶安静的躺了一地,一江水已瘦,秋已深不见底。离人远去,季节轻拂,素白的心事,躺在年轮的菁华里,被深秋包着,难以辨认。人生,总在山水一程,韶华一程之后,才能静看风月里的心路一程。世间冷暖,人间情爱,沧桑中,耳边一一枕过。待韶华过尽,风月皆老时,可有人再为你等待?

回忆若能下酒,往事便可作一场宿醉,醒来时,天清亮,风分明,而光阴两岸,终究无法以一苇渡航,我知你心意。无须更多言语,我必与你相忘江湖,以沧桑为饮,年华果腹,岁月做衣锦华服,于百转千回后,悄然转身,然后,离去。